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今日头条 > 正文

爱丽舍,惬意,南方公园

admin 0

  “彷徨中的俄罗穿越时空之我的野蛮皇后斯反对派。”2月27日深夜,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涅姆佐夫在莫斯科市中心遭枪击身亡,原本由他组织进行的3月1日反对派集会活动,由此变成对他本人的追悼会。该事件也让外界突然关注起俄罗斯反对派的现状。2011年底,俄罗斯反对派运动曾经声势浩大,吸引全国十多万人参加集会,但那之后,反对派运守护者蕾娜动支离破碎,再也没有当初那种威势。“3年前,我们是一个反对派”,涅姆佐夫约一周前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说,“现在,我们不过是异议人士。我们的任务是重新组建一个真正的反对派。”有评论称,涅姆佐夫之死或许是俄罗斯反对派的一个重要节点。但是,很多分析并不看好俄反对派的前景,因为尽管俄经济陷入困顿,但普京在俄民众中仍拥有强大的支持度,何况俄反对派自身存在很多问题。在俄反对派3月1日集会前夕,俄列瓦达民调中心公布的民调显示,仅有18%的人希望反对派执政。

  “俄反对派陷入绝对的低潮期”

  “对遭受压制的俄反对派运动来说,枪杀(涅姆佐夫)事件是一个剧烈且血腥的拐点”,美国《华盛顿邮报》2月28日报道称,自去年乌克兰半自治的克里米亚遭到“吞并”以来,俄反对派就难以在该国随之而来的民族主义激情中找到立足之地。许多反对派领导人都因被囚禁或其他形式的折磨而边缘化。

  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俄罗斯反对派大体分为体制内和体制外两类。体制内的反对派主要是指合法注册并在议会占有席位的几个主要政党,即俄共、公正俄罗斯党等,虽然他们以反对党的身份出现在俄罗斯政治舞台上,其本身与克里姆林宫的合作远软通ipsa远大于对抗。目前舆论所指的反对派,通常是体制外的反对派。

  体制外反对派大致分为新老两个阶层,前者以纳瓦利内为代表,后者以刚被刺杀的涅姆佐夫和寡头霍多尔科夫斯基为代表。纳瓦利内以网络和社交媒体起家,在年轻人中享有广泛号召力;涅姆佐夫等人多出身韩云博客于政要看电影网ykmov府官员,经历丰富,很多人至今与政府有或多或少的联系。由于后者中许多人移民国外或退出政坛,如今反对派也在逐渐完成新老交替。

  俄反对派的立场十分鲜明:批评俄政府中存在的贪腐、渎职行为,质疑俄在乌克兰、克里米亚问题上的政策。值得注意的是,极少数国家杜马议员与反对派立场一致,曾参加2011年底反对派组织的游行;此外,2014年国家杜马通过接纳克里米亚入俄的法律时,1人反对,3人弃权,随后被所属党派除名;这些体制内的官员也可看做是反对派成员。

  俄罗斯反对派在过去3年经历了不小起落。2011年12月俄议会大选后,俄全国出现“国家杜马选举舞弊”传言,反对派利用社交网络广泛宣传,吸引大批支持者。在莫斯科进行的一场集会抗议,有多达十几万人参加。在12月24日的抗议集会上,反对派更明确提出建立“没有普京的俄罗斯”。

  从2011年底到2012年初,俄反对派以“为了诚实的选举”为主题,经洗冤重生常游行。2012年3月总统大选临近前,反对派发起“白色大圆环”活动,2月26日当天约3.5万人佩戴象征民主死亡的白丝带,沿莫斯科环线站立,静默抗议。但反对派的高潮只持续了几个月,到2012年下半年就已式微。2012年底集会时,参与者不到一年前的1/5。

  2013年,反对派似乎又看到了希望。在当年地方长官和议员选举中,反对派异军突起,在有些城市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比如纳瓦利内在莫斯科市长选举中得票率排名第二,叶卡捷琳堡市长的反对派候选人甚至以微弱优势击败了统一俄罗斯党的前市长成功当选。究其原因,是当爱丽舍,惬意,南方公园时反对派指出各地存在的许多问题让选民深表赞同,尤其获得年轻人支持。

  从2014年开始,反对派的活动空间再次缩小。俄政府在乌克兰问题上强硬的立场和恶化的经济形势使民众对政府支持率大增,而反对派在乌克兰问题上的立场不受民众支持。涅姆佐夫日前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俄反对派陷入“绝对的低潮期”,自2012年的抗议活动以来,俄反对派已成一盘散沙。

  反对派的“明星”们

  3年前的大集会是俄罗斯反对派新生力量的一次重要展示。俄新网称,在那场示威中,非体制内反对党的声望达到顶点。涅姆佐夫、卡西亚诺夫等人民自由党领导人,以及与他们紧密合作的反对派明星纳瓦利内成了主角。

  美联社称,自2000年普京上台后,涅姆佐夫一直在组织街头抗议。他因幽默谈吐、才思敏捷及个性突出而广受欢迎,但长期以来,他和其他反对派人物遭国家电视台“封杀”。

  据报道,涅姆佐夫长期置身于俄政治剧变的前沿。1991年,31岁的他成为下诺夫哥罗德州州长,但1998年的经济危机不但使其失去第一副总理职务,还因此名声受损。21世纪初,涅姆佐夫创建自由主义反对派政党,但未能赢得选举。他暂时退出政坛,一心经商并资助乌克兰反对力量。2012年6月,涅姆佐夫担任俄罗斯人民自由党联合主席,曾多次参加和组织大规模反对派示威活动。但《纽约时报》称,近年来,与纳瓦利内相比,涅姆佐夫的星光已逐渐暗淡。

  有“吹响反腐号角的鼓手”“普京的头号反对者”之称的纳瓦利内是个著名博主,他在反普京抗议示威中声名鹊起。2011年底,纳瓦利内协助发起俄最大规模的反政府活动,当时超过10万人抗议普京。2012 年10 月,俄罗斯成立反对派协调委员会。在网络投票中,纳瓦利内得票最多,成为领导者。同年12月,纳瓦利内成立反对党人民联盟。2013年,纳瓦利内在莫斯科市长选举中得票超过夏河骂吴京27%,仅次于现任市长索比亚宁。

  路透社称,如果说有人能代表走上街头要求普京下台的俄罗斯年轻叛逆一代的精神,16岁小女孩那么这个人当然就是纳瓦利内。但纳瓦利内一直官司不断。由于组织抗议,仙风稻妻他先后在20金洁11年12月和2012年 6月被短暂逮捕。2013年7月,俄罗斯一家法院判决纳瓦利内5年监禁。从2014年2月开始,纳瓦利内遭到软禁。2014年12月30日,纳瓦利内被判3年半缓刑。俄专家表示,轻判纳瓦利内是为了更好地控制反对派,“目的是不让他变成英雄和反对派非正式领导人及成为反政府的标志。”

  目前,纳瓦利内因派发传单宣传3月1日的抗议集会,被判监禁15日,直到3月4日才能释放。据报道,在建立人民联盟时,纳瓦利内就计划在未来竞选总统。他毫不掩饰自己想当总统的野心。虽然他多年来一直面临遭长期监禁的危险,但他不愿意离开俄罗斯,其他一些反对普京的知名批评人士近些年来都已离开,比如俄国际象棋大师卡斯帕罗夫。

  卡斯帕罗夫十多年来一直是普京最激烈的批评者之一,他曾计划参加2008年总统选举,但后来退出,称受到官方阻挠。2013年,卡斯帕罗夫离开俄罗斯,称担心受到政治迫害,目前生活在纽约。俄罗斯总统普京去年曾评论卡斯帕罗夫说,“他不是位优秀的政治家,但他是个伟大的棋手。”据美国媒体报道,涅姆佐夫篡嫡被杀让卡斯帕罗夫“悲痛欲绝”。据了解,今年秋天,卡斯帕罗夫将出版一本书——《冬天将至:为什么必须阻止普京和自由世界的敌人们》。

  此外,值得一提的俄罗斯反对派名人中还有前总理卡西亚诺夫。被称为“一只自命不凡的孔雀”的卡西亚诺夫的个人网站显示,他曾于2000年至2004年任俄罗斯总理,与刚被枪杀的涅姆佐夫共同担任人民自由党负责人。英国广播公司称,2004年,卡西亚诺夫被解除总理职务,此后成为最激烈批评俄总统普京的人物之一。达瓦里希是什么梗在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后,他开始严厉批评俄罗斯政府对乌克兰的政策。接受外媒采访时,他表示支持欧美扩大制裁俄罗斯。

  反对派为什么缺乏力量

  “俄民众不希望看到反对派执政。”俄罗斯《生意人报》2月27日称,俄罗斯列瓦达民调中心公布的最新民调显示,58%的俄罗斯人认为,俄罗斯社会需要反对派,从而保障能够进行民主选举,但只有18%的人希望反对派执政。中心副主任格拉日丹金表示,俄罗斯民众清楚,反对派执政将会给国家带来灾难。他们主要担心在俄罗斯发生类似乌克兰的广场革命,从而造成国家动荡。

  “俄罗斯反对派为什么缺乏力量?”俄纽带新闻网刊文称,俄罗斯列瓦达民调中心领导人之一沃尔科夫表示,虽然有像纳瓦利内和涅姆佐夫这些著名的反对派人物,但他们在政治舞台上没有影响力。而大多数俄罗斯民众认为,没有一位反对派领导人能够保护他们的利益,他们也无力领导国家。另外,各反对置鮎龙太郎派内部存在分歧,意见不一,也损害他们在民众中的形象。

  对俄罗斯反对派的集会活动,西方一向表示支持,反普京的俄女子朋克乐队“暴动小猫”甚至受到美国政府和一些人权组织密切关注。有龙泉医药俄媒还指责反对派的行动与西方国家有密切关联。对此,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冯玉军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政治理念上,俄反对派与西方一致,比如提倡民赵圣桑主、自由、人权。至于组织上,西方当然涉传672希望能有与他们相同或类似的政治派别可以在俄政坛上发挥作用,但说俄反对派受西方资助,或者所谓“第五纵队”,可能性都不大。根据俄罗斯宪法,反对派的存在是合法的,他们只是在俄罗斯发展路径上与普京看法不同。

  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欧阳淳研究14岁小学生员闻一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俄罗斯反对派在普京前两任任期中各自活动,现在开始逐步统一起来筑起大战线,这是自2011年底至今的一个总特点。闻一认为,以前反对派领导成员以知识分子为主,现在则变成了普京过去的同事,他们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比较了解普京的为人和做事风格。但反对派领导人虽然有一定威信,却不是很大。厂加人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反对派没有纲领,拿不出比普京政权更好的东西。

  《华盛顿邮报》称,随着涅姆佐夫的死,俄罗斯最有魅力的两名反对派领袖被封了口,纳瓦利内回到了监狱。在克里姆林宫的批评者努力前进时,反对派没有明显接班人。目前不清楚陷入困顿的反对派会否因涅姆佐夫之死而获得更多支持,也不清楚会否因恐惧和一个突出声音的消失而进一步被边缘化。(记者 谢亚宏 邢晓婧 苏静 柳直 丁雨晴)